江海寄余生。

#狄白狄。除妖


“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”
“哎,你们俩,怎的不跟太白一同饮酒啊?”
紫色长发的男子因醉酒而脸颊上染了几分红晕,带着愉悦的笑容对面前两位好友说道。
再看其友,赫然是两具森森白骨,毫无生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闻道当年青丘乱,有一白狐逃过一死,却来往人间,祸害生灵。”说书人正绘声绘色与听者言道,面上神情皆是厌恶,“那狐妖不知害得多少人家不得团聚。且说去寻他索命的,也没有一个人回得来。”
“传言道那狐妖化作美女样貌蛊惑男子,化单纯少女博妇人同情,一有人上钩,便吸干他的精气,吃光他的血肉。法力高强,连江湖道士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一旁独自喝茶听书的白发黑衣男子举杯欲饮的动作顿了顿,突然插口道:“那狐妖,居于何处?”
“此镇正南方向百里处,有一山,四季常青景色宜人。言道那狐妖便于那山上 。”说书人发出一声怪笑,“公子莫是想除那狐妖出出风头?我劝你灭了此念想哟,去年几个道士可一个都没回来。”
“道士?江湖骗术。”黑衣男子放下酒杯,起身出了店门,也不管他人怪异的眼神。去往之处,正是南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路前往,人烟稀少,畅通无阻。自也无人注意到这黑衣男子。
那山也着实美,桃花漫山,美不胜收。
然方踏入山林中,便有一片雪白朝他袭来。那人反应也是极快,甩手便扔出一纸符将那雪白之物从中劈开,鲜血四溅。
黑衣人皱了皱眉,却不是为眼前惨状,只因溅出的血花染红了些许他的白发。
暂且撇下不满继续深入,不出几里,眼前便现了一朱红亭,亭边有小桥流水,实雅致。
走近方瞧见亭中坐有一人,紫发裘衣一副雍容华贵模样。奇特的是其发顶生双狐耳,洁白似雪。而那人面前,竟端坐两具白骨。但那人似毫无察觉不妥,仍在向着白骨敬酒。
“狐妖?”黑衣人试探性问道。
“唔?”紫发男子回首方看见来人,露出如孩子般天真的笑容,“呀,有客人来了。介绍一下,在下李白,字太白。”随之又指了指两具白骨,“他们是在下的好友,岑勋,元丹丘。初次见面,不知阁下名讳?”
黑衣人不曾想到,原来所谓妖媚狐妖,竟是一男子,且一见面也毫无掩饰,并未显露出敌意。但他的指尖还是触摸着袋中符咒,时刻准备发动攻击。
“狄仁杰,字怀英。来送你安息。”
李白敬酒的手停在半空,笑得无奈:“何必打打杀杀,喝酒多好。”
“你杀人无数,怎好再与人谈共饮?”狄仁杰平静的脸上毫无波澜。
闻言如此,李白终是收敛了笑意,无声轻叹道:“是他们该死。魅惑众生?本狐从来不屑如此。”
“那么那些一去不复返的道士呢?”
“本狐只是一狐尾将他们扫下了山。至于不复返?怕是他们自觉无颜面对乡亲罢。”说着他显出了身后一截被鲜血染红但还能看出原本白色的断尾,“方才阁下也是好身手,直接断了这狐尾。”
诚然狄仁杰未曾想到原来他一符咒斩断的,竟是这狐妖的尾巴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只见李白又将目光转向了身后白骨,语气里皆是温柔:“千百年来,只有他们二人不惧本狐,”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,“啊…还有一个人…不…没有。他们且愿一同饮酒作伴。只可惜…岁月不饶人。”
一阵风而过,桃花纷飞飘落掩了视角。
“当年蚩尤身死青丘族灭,余本狐一人,来到此地,又是多少肮脏的人类意图轻薄本狐。杀人,不过出于自卫。”
千朵桃花飞入狄仁杰手中化作一柄利剑模样,片刻后花瓣顿散,其手中仅余一蓝紫色长剑,微微泛着光芒。
“若要杀本狐,本狐也只愿死在这把剑下。你不是要杀本狐吗?动手罢。”这人间,早已无所留恋。说完李白便闭了双眼,等待剑刃穿透胸膛。
狄仁杰持剑而迟疑着,这狐妖所言,究竟是真,还是用于骗其上当。
而李白却似等得不耐烦,睁眼轻叹了口气,下一秒便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。
“噗嗤。”
刀刃没入肉体发出的闷响。
李白笑了笑看着面前的明显惊讶的狄仁杰。
“再见。”
下一世再见。

从被剑刃穿过的伤口起,李白的身形渐渐变得透明,最终与剑一并随风消散。亭中白骨也在顷刻间化作飞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狐妖已死。
这消息在几日内传遍了全镇。
人们把狄仁杰奉为大人,多般献媚,阿谀奉承。
孰不知狄仁杰的心情正万分复杂。
只因那白狐消散前的微笑,仿佛何时何地曾见过。

不知何时,栗发蓝眸的少年巧笑嫣然。

“怀英,怀英,陪太白喝一杯吧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
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
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
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
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耳听。
钟鼓馔玉不足贵,但愿长醉不复醒。
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
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
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
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且与我…同销万古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当初写的时候结束得有点仓促。假如有空了或许会回来把坑填了。

评论

热度(4)